李濯宵

冲浪选手,沙雕网友。

一个由流行音乐引发的故事。

佟凯最近迷上了流行伤感音乐,以至于江子蹇跟着受影响,也开始听流行快歌。

关越坐在沙发上面无表情地剥橘子,天和坐在边上,捂着一边耳朵在查看本月公司程序运作报告。在佟凯第十三次捧着矿泉水瓶声情并茂地对着江子蹇唱完“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爱冰冷的床沿…”后,天和忍无可忍地将手头关越刚剥好放到他手中的橘子塞进了噪声声源嘴里。

佟凯:“……”
关越:“?”

佟凯三下五除二解决完白送来的橘子,在江子蹇和关越的注视下,继续开启复读机模式:“我不做大哥好多年,我不爱冰冷的床沿…”
江子蹇抓住机会从沙发上一窜而起,双手“啪”地搭上佟凯肩膀,突然开嗓。

“你在唱什么,什么都觉得,原来原来你是我的主打歌!”

佟凯:“?”


两秒后。
佟凯:“………………………………”
天和:“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和笑倒在关越身上,江子蹇被佟凯追着逃也似的冲出了休息室。

无情葬月


    肃叶瑟瑟,愁云向天横,惨白的秋雾随风涣漫四野,不掩悲戚萧索,满目哀凉,寒鸦栖枝头,涂炭的羽翼携来不详。前有地狱来召,黑白取道,唤衰者还命,不明所以,又是命归黄泉。云棕履踏出的步子蹀躞,四下糊涂跌撞,蓬发落几层灰垢,倒是不规整。锁一线清醒于眉宇,再三分痴,五分愚钝,独一癫狂覆面,只一副懵懂模样。我齿间念念,是亲切的名,足下急急,欲寻熟悉的影。

    哪儿…在哪儿

    有风闯过眼帘,一时涩难视物,模糊映目,忙碎步奔前,佯作无知开口自问,侧倾身子一探,却得四字烙眼,泣血诛心。伸臂踉跄一退,不愿再忆,怎奈如洪暴决堤,仍见炼狱尸血,魂哀殷天,訇然凄厉荡脑,剑锋尽涂朱色,诡红熠耀灼眼,云掩天关,日沦西阿,一霎血布长河,森然髑髅可怖,万数亡灵恸哭。旧景历历,如芒钉脑,再痛不过。

    不是我,不是我…
    人不是…人不是我杀的…

    促语急吐,如见亡魂贴身索命,回身闪躲,错步纷乱,不辨南北东西,定绪再循字去,旧疑不得解,又徒添悲恨。心本有一恨尚未泯,拂落数十载尘沙,重现凛冽杀意。狂风呼啸,卷不去多年埋的情,一任它散在笼野的肃杀中。

    “阿嬷…”

    落足似重千斤,咫尺远隔天涯。
    膝下跪的不是飞石尘砾,黄土泥沙,抬手犹有颤抖,再抖不落染手的淋漓鲜血。刀剑无情,它偏要夺我情,斩我恩,划开我心头血肉,刀刀狠厉,痛及我五脏六腑,寸寸筋脉。手中木牌凉得彻骨,又如烙铁烫着皮肉,飞尘走天,风沙迷眼人欲泣,几声狂笑出喉,惊林鸦振翅,枫颤草靡。我笑落地狼狈红尘不饶人,付泪难改因果,是我错否?我不知。恩尚不及偿,便是阴阳两相隔,天人难再见,要我如何心安?

    抛粗砺木牌,红赭落地,膝行地肤寸,沌沌若狂,探指捣坟土,搤沙砾于掌不察钝痛。飞廉起斐风来作祟,眨眼扬尘起堨,俯面扑灰,再积狼狈。不知时日过,磕至硬板,揽袖扫开棺函的落灰,如久别故人再会。云冥烟霏,草木枯荣,朝暮更迭的轮回 ,于我毫无意义。轸怀檐下苍颜,早已冰冷不复,想拭去嘴角血痕,却是愈晕愈开。

    “阿嬷,你真不乖,有床不睡,偏偏要躲在土里面睡啊。”

    有清泪滴落,再沏嫣红一抹。衣袂尽染,视线朦胧模糊。

    “头发都乱掉了,胭脂也随便乱抹,这种丑吱吱的模样,实在真难看。”

    重恨碾过心底,似被扼住喉颈,气血霎然顿堵,痛悲同感,坠泪淌颊,是如淈淈的洪泉翻沸,止不住,停不了。

    云霞末了,苍冥晦暗沉沉,钩月隐现。抬袖欲擦泪,却是无可穷尽,满面多苍凉。

    “我的眼泪,为什么会流不停…我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

    “我会乖,不会再让你烦恼,我会乖,不会再让你生气…”
    “阿嬷,你有听到吗…你醒来好吗…好吗……”

    贴肤所触,唯冷温尚存,生息已了,百感交杂,混作无可奈何的苦,十余载苦酸,至此倾尽,哭嚎声声决天。哑声低泣,狂笑堪声嘶力竭,终究再唤不回归去黄泉之人。

    这个中虚实真假,原来一直是我痴人说梦罢。

之前的联戏

–长生诀。
–“携美闲,提刀灭,仇万千,心无涟。”


      峛崺空山远,天色苍茫,羁鸟唳鸣。淌度卵石路,玉藓灌漫视野,潮湿空气要酝酿腐朽破土而出,湿滑触感使得自己心头紧慌。提靴缓落,几番巧探路,觉着闲适才回身摊手,接人纤手引前几步。陈竹拦路,凋叶泛滥,恶鬼四处潜藏,万象若生异。只怕是这魍魉又要来害人。

      莫慌,莫急。

      猎猎大风如龙啸,卷沧浪洪荒。鸩鸟引颈鸣,破天地虚无。云淹昭昭日月,风杀秋水镜,浮叶作个飘零身。

      这路,终究也不干净了。

      忘却惊鸿旧梦。
      魍魉小鬼罪恶滔天,穷凶极恶,逼我进退维谷,也是无奈。腥朽味压得人难以忍受,刀柄躺在手心只觉滚烫,寒刃出鞘,恍惚朔月留萤光。说海清河晏未必冠冕堂皇,期许渴盼后不过是梦一场,到了现世又被当头一棒。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非要相逼,我也只好有所得罪了。”

      一剑疏狂,犹有碎柳泼落,乱了黑白混淆的视线。护人于身后三两步,攥紧的手微松。侧身抿唇低声一笑,叫人安心莫慌。

      “放心吧。有我在,它们伤不了你。”

      天地肃杀,风云沉寂。恶鬼的獠牙惊悚瘆人,喑哑嘶吼使人背脊发凉。羽翅扑打的声响渐远,起伏的呼吸近在耳边。横刀凝神,鞮靴碾沙石,山岚化雾,搅碎的凛冽被揉作毰毸的刃风。静聆无声的风惶惶逃过耳畔,它挟着杀伐将至的预兆,再次消散殆尽。

      柳因风而动。
      可在这样的我面前,连风也不肯再停留。

      我只是为了挽救早已病入膏肓的水火人间啊。

      踏步掠空斩罪业,劲柳如风席卷,刀光凛凛割面,起手点足一派行云流水,旋身盈跃,柔不失刚,含胸撩剑,贴身走个立圆。寒铓碎甲,视之无物,凌厉攻势尽碎嶙峋剑意中。利爪不请自来,破空一探,殷红伤口添身,惊心怵目,痛感麻痹神经,身形一滞,退步本能保护身后人。

      “我守护的,可不仅仅是她…”
      “那被深埋在内心的信念,你们…又怎会明白!”

      既然如此,不如孤注一掷。
      一念起,刀光更疾,纵步杀八方,柳风断路,袭夺优势。叶翼仞如刀,衮衮杀意吞天噬地。嶙峋人影飘忽,抹刀封喉,炽血漂溅衣袂。周遭重归萧索,徒留我急促喘息游荡。半刻平息,蹒跚回步,拭污秽腥血。度人身侧轻托柔荑,杀意尽收,眉眼凝柔。

      “走吧。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我撑得住。”
      “…只要你没受伤,我就能放心了。”

      魍魉害命自当伏诛。为这江山社稷,百姓黎民,纵使我污血满身,刀下斩魂千万,亦无怨无悲,忠心不变。杀生为护生,我无悔于天地,无悔于自己。

      风离开得太久,也该回来了。

老戏,留一下

“我非起点,亦非终点。”

      落日斜阳。

      恰是盛夏之时,万壑树参天,有鎏金堪堪渡叶,掠红霞万里,穿罅隙,错落洒地,只留一片斑驳光影。山岚初现,揉散了月光,显露氤氲之感。耳畔喧嚣,是夏蝉坻伏低语,惊茂叶簌簌飘落,吓雀鸟扑翅欲飞。江流淙潺东去,拍两岸磊磊乱石,激白浪溅湿鞋履。


      侧首远望,峛崺青山不改,烺烺余晖灼目,有千尺红霞走天际,如汩汩鲜血横淌。

      长身而立,夏风呼啸而来,挟半分湿热,扬衣袂翻飞,鬓发嫳屑。半晌凝神,待眼饧骨软,落日将沉,方又垂眸,抬颌眺江川尽头。


      等谁,候谁?
      不知,不必知。


      晚暮末了。白棋落天盘,明月上柳梢。江水粼粼,波光斗折,水云泛滥迷蒙,如置身幻境。

      有莹莹灯火明灭,似遥隔千里。
      一霎如梦方醒,循光源奔去。


      我见她。

      云雾沾衣,执一杆竹筏拢水,鬓丝翛然散扬,霅霅月光倾泻,羽睫扑扇,遮隐了皓光,落下一片阴翳。她似是偏头,与我目光相接。

      ——那是煞人的风雪铺满涤涤山川,脚下纵横交错的路被淹没不见。仿佛在迷茫,脚步踯躅跌撞,戗风迎雪,随波逐流。


      轻舟倚岸,船头夜灯煜耀。心头如有重石坠地,摊掌于身前停顿,抬眸直视她清冽眉眼,字句酝酿不得脱口,放柔的眼神如春水一川。

      我启唇唤她。


      “一路劳累,不妨早些回去休息吧,夜里湿气重,还是小心一点,不要感冒了才好。”
      “以后,我也会尽力陪伴你的。”


      ——风滔雪盛,而迷途终会有凭依。

以前的戏根本不敢看。写的都是些啥东西。…

存戏。

      -孑孑身飘摇,孤锋无鞘,且走尘寰一遭。


      珠玉翡翠满目琳琅,玉瓦金砖,琼瑛宫墙。午夜薄灯烺烺高悬,影摇绰绰,堪堪闻声窸窣响。云雾叆靅覆天穹,盈盈华光现,丛木簌簌,鸣蝉肃声。落步隐黑魆夜色,眉眼三分凛冽依然,青虹蕴狠戾之铓。本怀惏悷来,敌仇不报,此去怎可安。


      寒鸦跌撞,栖画檐而振翅惊飞。玉瓦方正俨然,檐角雕龙艴然欲啸,鞮靴抵瓦如步坦道,煞意暗生,云霭皆散,貔貅觳觫辵辵潜逃。寒刃匀渡青光,肃杀之意盎然澎湃。弑我楼兰子民,害我独身立世,而你大唐却是花酒奢靡,安享盛世?


      凉风挟香,残卷茂叶飘零。戗风移步,轻稳着地,匿影遁形,睒睒明目洞周遭。浑世多庸者,皆抛廉明于脑后,清浊不辨,欲涉黪黩,只道是要风光一世,自私至极。四方幽阒,残酒倾杯,高榻卧者醄酕鼾响,趻踔而跃,履踏空阶,刃出虹影掠,殷色漂锦帛。


      玉蟾烨煜,呼声喧哤。
      风拂发翛翛,襜襜云影遥。


      - 归去又来。


      “护我楼兰不亡。”

写写性转。好像看不出……


– 枪炮玫瑰。性转。

      『——属于强者的游戏。』


      飞沙肆虐黑魆天地,狂啸飓风吻过湮冤发丝若蜻蜓点水霎然掠过,冷俏眉眼凛冽卓然,瞳眸霅亮不隐狂妄意味,擓握锤身压肩游刃有余,行步鞋履重碾足底细碎石砾如踏绝地,霓霆明耀陬角旋绕躯侧。羽睫扑扇遮隐皓光落下一片阴翳,唇梢勾一抹嗤嘲兀自桀骜,觑看崖底猎物攒聚乱作一团,嗤嘲轻笑溢出唇齿。



      –哈、又是一群愚蠢的羔羊。



      翻掌锤柄紧攥于手,揽鬙然长发落肩。响指轻扣, 杀意如洪吞没八荒。雷殛苍生,葰楙蘅芷簌簌招摇倒伏。晱睒明眸不掩澶漫,身姿如捷豹迅猛勇虓,鞮履踏碎狼犺碎石滚地乱走,戗风逆雨穿梭无形烽火,落步稳妥端得是随心所欲,叆靅云幕显露危机几欲吞噬四野,三辰倒置不见嶙峋虹光。



      –“给你们三秒的时间选择,打败我,或者,”

      –“死。”



      鬓丝翛然散扬于岌岌飓风之中,囅然笑意更显狷狂三分,舌尖舔舐干涩唇面,湿润触感晃若渴饮甘霖。高抬声调咬字清晰吐露铿锵字词,不待反应兀自数点数字,三二一尽数泄出一气呵成,不予半分迟疑机会,笃定要将其抹杀殆尽。恶魈四蹿坻伏山林,重锤高擎飙举电至,明朗笑颜藏韫狠戾,启唇字句利如锋刃狠扎人胸膛丝毫不留生机。



      –“抱歉啊,时间到,就当你们——默认后者了。”




     –毕竟,雄狮从不在乎羊群的想法。*

——————

*原句出自《权利的游戏》。

存1下。

-见字如面。月戏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西山日落。

      灰黑天幕还没来得及铺展开,赤红的云蔼已经散去,皓月如钩,揽着所有白日的妄想高悬天际,璀璨繁星悄然隐耀在尚未成形的叆靅后叫人看不真切。

      一路崎岖,嶒崚高峰直耸云间,阻了倾泄千里的盈盈月光不得落地,四下昏黑如同坠入狭隘深渊,不稍片刻便会被噩梦侵蚀思想。襜襜横亘脚下长途,阻碍前行步伐只得辵然缓步。青岚弥漫,掩藏未知的危险因子遁入一片迷蒙。听闻虫鸣窸窣悦耳,死寂的气氛凭此也借得三分轻快。

      “马上就能到了。”
      “——凹凸大赛的至高点。”

      野心牵引着心底的欲望,蠢蠢欲动企图抢夺大脑的最高执行权利,较之冷静仍然略逊一筹。抬颌远望头顶重叠的枝叶,罅隙间依稀可见烺烺星辰点缀幽深缁帛。匆匆行路绕过磊磊山石,夜里特有的凉风习习穿林,扫尽满身燥热剩得清爽。

              ——拂枝顿足,而后星辰入眼。

      “这一趟,还真是没让我失望。”
      “就当做大赛难得的一次休息吧。”

      光阴飞走,似一把锋利的刀,长刃削平参赛者曾经高涨的热诚不复如初,浑浑噩噩只当是苟延残喘。峛崺雷光在指尖跳跃,倏而明灭烨煜圹垠峰顶。眉眼仍旧一如往常,飞扬神色不减半分凛冽,雷厉风行的落拓一贯嚣张,恰是如今该有的模样。零星字词被拼凑成句,洋洋洒洒从唇齿间越出又消散了,融入空气余意尚存。

      “那群老头子,成天在我耳边上絮絮叨叨,定一堆毫无意义的繁琐规矩,不过是想借此来束缚我罢了。”

      “是留在那个无聊透顶的皇宫里当皇子,还是来凹凸星球参加大赛,最终的决定权永远是属于我的,就凭他们也想左右我的思想?”

      “简直是白日做梦。”

      “呆在皇宫里的确很惬意,纸醉金迷听上去似乎也不错,能拥有一切需要的,但也仅仅是需要的,”

      “——而我真正要的,他们根本给不起。”

      权利的牢笼困锁一切无知,扼杀最终理想固步自封。正是风华年少时,而年轻才是盛气凌人该有的资本,风月无损满心骄傲与落拓,热诚不减依稀是当年模样,以狂傲姿态宣示为大赛的主宰。云蔼适时飘散,星辰如被霆霓捣碎,熠耀异色恍惚踏临圣地,自然之神将叩响命运门扉,赤诚初心无关岁月流沙,它该作为年轻气盛的最终本质。

      “自由是我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至于皇位,哈、谁在乎。”


              “——我要的,是星辰大海。”

————

写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很失败。

我对你爱爱爱不完~
(ʃƪ ˘ ³˘)啾。・゚♡

画个表情包。赤鸡。

-

        -“卡米尔,过来。”

        夕日即将跌落地平线下,徒留余晖掺和着若有若无的夜色铺洒满身。反复斟酌字句吐露出口,语气坚肯不容人拒绝,绛紫瞳眸藏蕴晦暗光芒。咧唇昭显微笑意味不明,浓香随风飘散盘桓不逝,萦绕鼻腔勾人心馋。

      - 巧克力,他会喜欢的。

      半晌候得来人从容身影,一如往常的不露辞色,眼底不见丝毫波澜,让人只想投入碎石窥探心底所思所想。步伐稍缓至人跟前,不由分说将他遮住下颌的围巾拉下,指拈黑色方块抬臂曲肘。

      -“喏。张嘴,我喂你。”

      待人明了示意凑身上前,趁机收臂将巧克力叼于齿间,迎身紧揽脖颈逼人无处可退,唇齿交碰厮磨浅尝滋味,甜腻融化舌尖刺激味蕾。失措模样让人一阵欣愉,唇角张扬笑意愈发明显。

      - “太甜了。”

————
借一下太太的图梗💦💦💦!!!!!

-Decadence-:

3.14白色情人节快乐!

炸弹boommmmmmm!

画的是雷狮喂卡卡“吃巧克力”←

祝食用愉快!

P2原图

希望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