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濯宵

冲浪选手,沙雕网友。

老戏,留一下

“我非起点,亦非终点。”

      落日斜阳。

      恰是盛夏之时,万壑树参天,有鎏金堪堪渡叶,掠红霞万里,穿罅隙,错落洒地,只留一片斑驳光影。山岚初现,揉散了月光,显露氤氲之感。耳畔喧嚣,是夏蝉坻伏低语,惊茂叶簌簌飘落,吓雀鸟扑翅欲飞。江流淙潺东去,拍两岸磊磊乱石,激白浪溅湿鞋履。


      侧首远望,峛崺青山不改,烺烺余晖灼目,有千尺红霞走天际,如汩汩鲜血横淌。

      长身而立,夏风呼啸而来,挟半分湿热,扬衣袂翻飞,鬓发嫳屑。半晌凝神,待眼饧骨软,落日将沉,方又垂眸,抬颌眺江川尽头。


      等谁,候谁?
      不知,不必知。


      晚暮末了。白棋落天盘,明月上柳梢。江水粼粼,波光斗折,水云泛滥迷蒙,如置身幻境。

      有莹莹灯火明灭,似遥隔千里。
      一霎如梦方醒,循光源奔去。


      我见她。

      云雾沾衣,执一杆竹筏拢水,鬓丝翛然散扬,霅霅月光倾泻,羽睫扑扇,遮隐了皓光,落下一片阴翳。她似是偏头,与我目光相接。

      ——那是煞人的风雪铺满涤涤山川,脚下纵横交错的路被淹没不见。仿佛在迷茫,脚步踯躅跌撞,戗风迎雪,随波逐流。


      轻舟倚岸,船头夜灯煜耀。心头如有重石坠地,摊掌于身前停顿,抬眸直视她清冽眉眼,字句酝酿不得脱口,放柔的眼神如春水一川。

      我启唇唤她。


      “一路劳累,不妨早些回去休息吧,夜里湿气重,还是小心一点,不要感冒了才好。”
      “以后,我也会尽力陪伴你的。”


      ——风滔雪盛,而迷途终会有凭依。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