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濯宵

冲浪选手,沙雕网友。

之前的联戏

–长生诀。
–“携美闲,提刀灭,仇万千,心无涟。”


      峛崺空山远,天色苍茫,羁鸟唳鸣。淌度卵石路,玉藓灌漫视野,潮湿空气要酝酿腐朽破土而出,湿滑触感使得自己心头紧慌。提靴缓落,几番巧探路,觉着闲适才回身摊手,接人纤手引前几步。陈竹拦路,凋叶泛滥,恶鬼四处潜藏,万象若生异。只怕是这魍魉又要来害人。

      莫慌,莫急。

      猎猎大风如龙啸,卷沧浪洪荒。鸩鸟引颈鸣,破天地虚无。云淹昭昭日月,风杀秋水镜,浮叶作个飘零身。

      这路,终究也不干净了。

      忘却惊鸿旧梦。
      魍魉小鬼罪恶滔天,穷凶极恶,逼我进退维谷,也是无奈。腥朽味压得人难以忍受,刀柄躺在手心只觉滚烫,寒刃出鞘,恍惚朔月留萤光。说海清河晏未必冠冕堂皇,期许渴盼后不过是梦一场,到了现世又被当头一棒。

      “得饶人处且饶人,你们非要相逼,我也只好有所得罪了。”

      一剑疏狂,犹有碎柳泼落,乱了黑白混淆的视线。护人于身后三两步,攥紧的手微松。侧身抿唇低声一笑,叫人安心莫慌。

      “放心吧。有我在,它们伤不了你。”

      天地肃杀,风云沉寂。恶鬼的獠牙惊悚瘆人,喑哑嘶吼使人背脊发凉。羽翅扑打的声响渐远,起伏的呼吸近在耳边。横刀凝神,鞮靴碾沙石,山岚化雾,搅碎的凛冽被揉作毰毸的刃风。静聆无声的风惶惶逃过耳畔,它挟着杀伐将至的预兆,再次消散殆尽。

      柳因风而动。
      可在这样的我面前,连风也不肯再停留。

      我只是为了挽救早已病入膏肓的水火人间啊。

      踏步掠空斩罪业,劲柳如风席卷,刀光凛凛割面,起手点足一派行云流水,旋身盈跃,柔不失刚,含胸撩剑,贴身走个立圆。寒铓碎甲,视之无物,凌厉攻势尽碎嶙峋剑意中。利爪不请自来,破空一探,殷红伤口添身,惊心怵目,痛感麻痹神经,身形一滞,退步本能保护身后人。

      “我守护的,可不仅仅是她…”
      “那被深埋在内心的信念,你们…又怎会明白!”

      既然如此,不如孤注一掷。
      一念起,刀光更疾,纵步杀八方,柳风断路,袭夺优势。叶翼仞如刀,衮衮杀意吞天噬地。嶙峋人影飘忽,抹刀封喉,炽血漂溅衣袂。周遭重归萧索,徒留我急促喘息游荡。半刻平息,蹒跚回步,拭污秽腥血。度人身侧轻托柔荑,杀意尽收,眉眼凝柔。

      “走吧。不过是一点小伤而已,我撑得住。”
      “…只要你没受伤,我就能放心了。”

      魍魉害命自当伏诛。为这江山社稷,百姓黎民,纵使我污血满身,刀下斩魂千万,亦无怨无悲,忠心不变。杀生为护生,我无悔于天地,无悔于自己。

      风离开得太久,也该回来了。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