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濯宵

冲浪选手,沙雕网友。

-无礼之徒

      天罡欲坠。

      腥风裹挟无边昏暗撩拨焦枯枝叶,颤巍晃动如濒死之人苦苦挣扎乞求天神救赎。云翳洒落地面织出一片晦色,沙石走地随飓风四处逃窜踪迹难寻。枭鹰振翅盘桓天穹,刺耳唳鸣径直划破混沌云霭,天雷将降,压抑煞气紧扼弱者咽喉。眉峰紧锁,鹰眸熠耀凛冽杀意,挥掌唤得重锤并指扣握,轰隆雷声迸响耳际,似听得雄狮从沉睡中转醒,低声嘶吼作为之后的猎杀预兆。犯者当诛,弱者当碾。

      - 渣滓不配继续生存。

      - 生死裁决,现在由我执行。

      惊雷猛现撕裂天地灏气,映照惶恐脸庞面如缟灰。冰冷液滴接触肌肤,寒意一霎遁入骨髓,刺激体内桀骜性情愈发澎湃。规则无非是给予垃圾的慰藉,靠阴狠手段强人一等也算一种实力。倾盆浊雨洗刷皲裂大地妄图抹平伤口,沸腾血液叫嚣着已是迫不及待,所谓的公平早已被碎作尘粉狠狠踩入地底。

      - 海盗从不会被拘束,从前如此,现在也是。至于公平…哈、傻子才会相信。

      擎锤暴呵引得霆霓共怒,元力于全身流转自如。足抵坚珞泥地势出惊鸿,狂戾气波震荡四方碾碎嶙峋巨石,臂上攀覆突兀青筋,重锤横扫余留藏蓝光弧。双腿蓄力踏风而起,侧身跃闪躲避攻势游刃有余。掌攥长柄催元力灌注,霎时黑云吞天蔽月,汹涌混搅一如骇浪惊涛。

      -“清理垃圾的时间到了。”

      唇齿开合吐露嚣张话语,晦暗黑夜难淹没眸底倨傲,狷狂高傲姿态一如既往。银雷霅然隐现周身,空气骤然凝固扭曲,雷电锁死尘沙聚拢成团,闷雷似炸响于脑中振聋发聩,飓风赑屃撼动八荒,叆叇尽颓天崩地裂。咧唇轻蔑笑意更甚,风沙似刀剜颊割面,落锤招出狂若尽揽江海,地陷三尺乱石俱碎随气波荡散。生死定局,事实已证。

      - “去他妈的狗屁规矩。”

      -“一群菜鸡。”

——
雷狮。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