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濯宵

冲浪选手,沙雕网友。

存1下。

-见字如面。月戏
-永远年轻,永远热泪盈眶。

                                - 西山日落。

      灰黑天幕还没来得及铺展开,赤红的云蔼已经散去,皓月如钩,揽着所有白日的妄想高悬天际,璀璨繁星悄然隐耀在尚未成形的叆靅后叫人看不真切。

      一路崎岖,嶒崚高峰直耸云间,阻了倾泄千里的盈盈月光不得落地,四下昏黑如同坠入狭隘深渊,不稍片刻便会被噩梦侵蚀思想。襜襜横亘脚下长途,阻碍前行步伐只得辵然缓步。青岚弥漫,掩藏未知的危险因子遁入一片迷蒙。听闻虫鸣窸窣悦耳,死寂的气氛凭此也借得三分轻快。

      “马上就能到了。”
      “——凹凸大赛的至高点。”

      野心牵引着心底的欲望,蠢蠢欲动企图抢夺大脑的最高执行权利,较之冷静仍然略逊一筹。抬颌远望头顶重叠的枝叶,罅隙间依稀可见烺烺星辰点缀幽深缁帛。匆匆行路绕过磊磊山石,夜里特有的凉风习习穿林,扫尽满身燥热剩得清爽。

              ——拂枝顿足,而后星辰入眼。

      “这一趟,还真是没让我失望。”
      “就当做大赛难得的一次休息吧。”

      光阴飞走,似一把锋利的刀,长刃削平参赛者曾经高涨的热诚不复如初,浑浑噩噩只当是苟延残喘。峛崺雷光在指尖跳跃,倏而明灭烨煜圹垠峰顶。眉眼仍旧一如往常,飞扬神色不减半分凛冽,雷厉风行的落拓一贯嚣张,恰是如今该有的模样。零星字词被拼凑成句,洋洋洒洒从唇齿间越出又消散了,融入空气余意尚存。

      “那群老头子,成天在我耳边上絮絮叨叨,定一堆毫无意义的繁琐规矩,不过是想借此来束缚我罢了。”

      “是留在那个无聊透顶的皇宫里当皇子,还是来凹凸星球参加大赛,最终的决定权永远是属于我的,就凭他们也想左右我的思想?”

      “简直是白日做梦。”

      “呆在皇宫里的确很惬意,纸醉金迷听上去似乎也不错,能拥有一切需要的,但也仅仅是需要的,”

      “——而我真正要的,他们根本给不起。”

      权利的牢笼困锁一切无知,扼杀最终理想固步自封。正是风华年少时,而年轻才是盛气凌人该有的资本,风月无损满心骄傲与落拓,热诚不减依稀是当年模样,以狂傲姿态宣示为大赛的主宰。云蔼适时飘散,星辰如被霆霓捣碎,熠耀异色恍惚踏临圣地,自然之神将叩响命运门扉,赤诚初心无关岁月流沙,它该作为年轻气盛的最终本质。

      “自由是我的权利,任何人都无权干涉。”
      “至于皇位,哈、谁在乎。”


              “——我要的,是星辰大海。”

————

写不出自己想要的那种感觉。很失败。

评论

热度(1)